《沉痛悼念共和国功臣袁隆平、吴孟超》

《沉痛悼念共和国功臣袁隆平、吴孟超》

随笔感想不套路网赚2021-05-23 15:23:5063A+A-

5月22日,不套路正坐在电脑前浏览博客,突然看到浏览器的弹窗新闻:袁隆平院士逝世。傍晚又看到自媒体推送当天还痛失另外一位国士:吴孟超(裘法祖的徒弟)。下面就转载下湖北一中学国旗下讲话稿,借以纪念下两位大师。

《沉痛悼念共和国功臣袁隆平、吴孟超》——不套路网赚

----讲话稿开始----

想必同学们都在前天知道了一个令人悲痛的消息,就在那天的13时07分,中国人民永远失去了一位爱国功臣——袁隆平。这消息突如其来,让人难以置信——是谣言吗?那个梦想坐在水稻地上乘凉的袁隆平爷爷,是真的离开我们了吗?

 

出生于1930年北平协和医院的袁隆平,其父亲是东南大学的毕业生,母亲是教会学校的高材生,他的命运本不会与农田有关。然而,在那个兵荒马乱、战火纷飞的年代,他却从小目睹,人民流离失所、食不果腹,而他也数次逃难,才得以幸存。正因历经灾荒和饥饿,袁老才深切地体会到“一个民族要想不受屈辱,除了强大别无选择”。

 

1949年夏天,袁隆平高中毕业,便义无反顾地报考了西南农学院遗传育种专业,1953年大学毕业,袁隆平被分配到来到湖南安江农校教书,临走前,有人对他说:“那里偏远、艰苦,你可要做好思想准备啊。”但袁隆平早就坚定了内心的梦想,要把一生的热爱奉献给这土地,那时他才23岁。每天与农田打交道的他,对杂交水稻的研究,始于一个偶然的发现:1960年7月,他在学校农场的稻田中碰到一株“鹤立群鸡”的稻子,他敏锐地意识到了什么,便小心地采收了这株水稻,作为良种。谁知,第二年这株水稻的子代却高的高矮的矮,稻株明显不一致。根据孟德尔的试验,他想,那“鹤立群鸡”的稻株无疑是一株天然的杂交稻。研究没有停歇,直到1966年2月,袁隆平在中国科学院举办的《科学通报》上发表的一篇论文,才拉开了中国杂交水稻研究的序幕。为了加快研究进程,袁隆平带领他的学生们,每年秋冬利用南方温光资源,到云南、海南等地进行水稻材料繁殖,因为天天顶着太阳下田试验,袁老的皮肤时常晒的黝黑,裤腿又经常沾满了泥巴,四年多的南征北战一晃而过,他却碰到了与国外同行同样的问题:基本上培育出了“三系”,但不能投入生产。这好比唐僧西天取经,师徒四人跨越十万八千里的障碍,却没有取得真经。

 

水稻的杂交优势是天然存在的,为什么取不到“真经”呢?问题究竟出在哪里?

 

不惑之年的袁隆平陷入沉思,面对困难他并没有放弃,转而寻找新的解决办法,于是将下一步研究目标锁定到从野生稻中去搜寻雄性不育株。自然界野生稻极少,要到野生稻中寻找天然变异不育株更犹如大海捞针。但也许是多年付出应有的收获,一到海南没费多少功夫,便找到一株花粉败育野生稻,经过反复确认,千真万确是一株典型的雄花败育野生稻,袁隆平欣喜若狂,这一天是1970年11月23日。至此杂交水稻研究有了突破口。很快,到了1973年10月,袁隆平正式宣布我国籼型杂交水稻研制成功。这时距他开始科研已经十八年、寻找杂交水稻已十年有余。

回忆起那段攻坚克难的日子,记忆里最深刻的细节之一,是背着够吃好几个月的腊肉,倒转好几天的火车,前往云南、海南和广东等地育种研究。他曾回忆说,这样的经历“就像候鸟追着太阳”。

 

1976年,杂交水稻的成果在全国大面积推广应用,平均增产20%以上。但袁老并没有停下脚步,之后的南优2号、超级杂交稻,使稻田每公顷的产量从3吨提高到18吨,惠及全球40多个国家。

 

回顾袁老的一生,曾先后获得”共和国勋章“、“国家特等发明奖”、和“世界粮食奖”等20多项国内国际大奖,荣誉等身。但他最关心的却还是”让所有人远离饥饿”。袁老曾说:“一粒粮食可以救一个国家,也可以绊倒一个国家。”正是因为有了袁老,十几亿中国人从此远离了饥饿。而这个5月,正是水稻郁郁葱葱,散发淡淡香味的季节,袁老却永远的远离了我们。

 

就在袁隆平先生逝世的5分钟前,13时02分,另一位祖国功臣也溘然长逝,他便是中国肝胆外科之父——吴孟超。

 

上世纪50年代,中国是肝炎、肝癌高发地区,直至新中国成立初还没有单列的肝脏外科,肝脏手术更被视为禁区。而吴孟超的行医事业正是从中国肝胆外科的一片空白中开始的。 1958年,一个日本的医学代表团来华访问,一位日本专家在一场学术报告中说:“中国的肝脏外科要达到日本现在的水平,起码也要三十年。”在场的吴孟超听到这句话很受刺激,当晚彻夜难眠,于是连夜给所在的医院党委写了一份报告,阐述“向肝胆外科进军”的紧迫性。报告完成之际,又意犹未尽,提笔写下16个字——自力更生、艰苦奋斗、奋发图强、勇攀高峰。

 

在党委的支持下,吴孟超带领的科研攻关组成立了,从制作肝脏标本开始着手。当时医疗条件薄弱,且缺乏理论支撑,吴孟超他们花了数月的时间,尝试各种灌注材料都失败了。恰巧有天,吴孟超从乒乓赛中获得启发,用乒乓球的塑料做灌注材料,这才成功,所幸没有轻易放弃。

 

此后,不管遇到怎样的艰难曲折,他始终充满战斗的激情、保持冲锋的姿态,仅用时7年,吴孟超就带领团队将中国肝脏外科水平提升至世界前列,他提出了适合中国人的手术方法,将肝癌术后成活率,从50%提升到了80%,创造了世界外科医学界的奇迹。在近80载春秋的从医生涯,他带领医护团队从死神手里救回了16000多名病人。尽管这在世人眼中已是天文数字,他却曾感慨地说:“我老了,能工作的时间不像年轻人一样多了,所以才要争分夺秒”。我们试想,是什么能够支撑一个人如此执着心中所愿,除了真诚的渴望,一定还有勇于担当的责任感。

 

披肝沥胆,医者仁心,吴孟超可谓坚守了一生。如今,由他主持建成的国家肝癌科学中心早已屹立在上海安亭,成为亚洲最大的肝癌研究和防治基地,面对肝癌,中国人再也不用畏惧了!

 

虽然两巨星相隔5分钟相继陨落,但是天上有两颗以二老命名的行星却永远不落。1999年10月第8117号小行星被国际组织批准,命名为袁隆平星。2011年5月3日第17606号小行星被国际组织审核批准,命名为吴孟超星。

 

纵观二老的一生,袁老让我们吃好!吴老让我们肝好!我们不禁开始思考:我们当下的追求是什么?我们要坚守品质又是什么呢?不急,时间会给出答案的。但在此刻,我们唯有真诚地悼念:二老,您们走好!

----讲话稿结束----

大师已溘然长逝,我辈只能发奋努力,当自强!

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不套路网赚整理呈现,请务必在转载分享时注明本文地址!如对内容有疑问,请联系我们,谢谢!

支持Ctrl+Enter提交

不套路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 不套路,只分享正规网络资讯,让您少走弯路,避免套路